每至深夜,黄婷打开比心陪练APP,消息“叮叮叮”响个不停,点开一看,多数人询问她是否有“深夜服务”。

  对于这种隐晦暗语,黄婷见怪不怪,但忍不住会大骂几句。她在一年前辞掉稳定工作,成为比心平台陪练师后,时常收到“玩家”骚扰信息,语言挑逗且露骨。

  比心陪练是一个游戏陪练平台,目前全国有超过3000万游戏玩家用户,超过300万平台认证的游戏陪玩大神,其中已有近150万人通过游戏技能分享赚取到收入,曾获IDG资本投资,王思聪的普思资本投资的上海网鱼网咖也是股东。

  但人民网记者调查发现,一些女陪练在幕后团伙指挥下,主动向“玩家们”兜售“深夜服务”,主要是视频裸聊和性服务。

  “深夜服务”视频裸聊明码标价

  陪练师许慧玮一直忙着在平台“拉客”。

  客人们被她称为“老板”。她平时潜伏在比心平台,主动去搭讪男玩家,有时玩家也主动询问她是否“深夜服务”。她给自己标价是视频裸聊188元/20分钟,露脸价格是388元/20分钟。

  她再三承诺,在双方视频裸聊中,老板可以通过语音交流和指挥,验证是否真人表演,“我每天接很多这种单子,假如是骗子,客户肯定在平台举报。”

  为证实不是骗子,她发来一张客户的微信截图。图片显示,两人通过语音交流后,该客户分两次向她支付200和188元。

  人民网记者在比心陪练平台联系两名女陪练师,微信付款后,这两人便主动发来视频。视频中,她们边说挑逗性语言,边做不雅动作。

  起初陈巍只是一名游戏陪练师,有个陌生男子在比心陪练平台主动联系她,问她是否做视频裸聊业务,并有客户推荐。她觉得不露脸,挣钱又不费力,就没拒绝。“我们幕后都有老板,他们推荐给我的客户,标价是150和140元,他们抽成40和50元。”

  陈晴便是幕后团伙指挥者之一。她每天在朋友圈发各地女性图片,并写着“南京欢迎你”“你喜欢的,我都有”等暗示性语言。她潜伏在比心游戏平台已有半年,是铂金4级别。

  据她介绍,自己提供女陪练师出台服务,分为包夜和快餐,价格分别为5000和2500元。她再三保证,自己可以在全国提供服务,客户通过照片选人,满意后再付款。

  陈晴索要人民网记者地址后,主动发来两名女性图片,问是否满意,并表示随时可以安排人。但她声称酒店不安全,客户可以去女孩家中,而女孩去客户家必须先付100元定金,一旦不满意,也能保障女孩来回路费。

  微信聊天截图:陈晴保证可以提供全国服务,客户满意付款

  比心陪练平台曾因涉黄被人举报。在黑猫投诉平台,一名玩家在比心陪练分两次下单,一单价格是1小时40元,另一单4小时160元,但陪练师通过微信给他发送黄色视频。“我觉得视频内容太恶心,直接就挂断了。”

 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朱岩表示,陪练师在线上传播色情信息,涉嫌构成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、传播淫秽物品罪。网络平台不能及时治理在平台内传播的涉黄信息,网络服务商涉嫌构成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。如果通过网上联系,在线下参与性交易的用户及服务提供方,则涉嫌构成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》引诱、容留、介绍他人卖淫罪。

  “陪玩领域涉黄问题非常严重。”女陪练师王琴说,涉黄又分为线上和线下,线上是在游戏直播过程中,女陪练师通过隐晦性暗示或主播在直播中裸露。线下主要看陪练师和玩家的关系,线下两人发生什么事,这些不好说,毕竟你情我愿,是否涉黄难以界定。

更多精彩内容